“默克尔2.0”寻求突破

栏目:大全 来源:鼎盛家电网 时间:2019-03-29
“默克尔2.0”寻求突破

克兰普-卡伦鲍尔

“默克尔2.0”寻求突破

克兰普-卡伦鲍尔与默克尔

国际面孔

她被称为“默克尔2.0”“小默克尔”,但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新任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深知,在定下三年后竞选德国总理的计划之后,自己必须摆脱其政治导师、现任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影子。

“很多人把我描述成‘小默克尔’,或者只是默克尔的延续。但是我以我自己的身份站在这里,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作为一名前内政部长,在这片土地上服务了18年,我懂得领导意味着什么——这种领导力更多地取决于你的内在力量,而不是你说话的声音有多大。”克兰普-卡伦鲍尔发表党内胜选感言时说。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温俊华编译

基民盟7日在德国第二大城市汉堡举行全国代表大会,999名党员投票选举新主席。在第二轮投票中,克兰普-卡伦鲍尔以25票的微弱优势,击败导师默克尔的“老对手”默茨,当选新任主席。

随着克兰普-卡伦鲍尔胜选,默克尔的打算可望顺利推进——即在淡出党内角色的同时继续主导政府运行,直至2021年总理任期结束;而作为基民盟的领导人,克兰普-卡伦鲍尔目前处于该党下一任总理候选人的领先地位——她也承认自己将目光投向了这一职位。

为此,克兰普-卡伦鲍尔已采取行动,打造自己的形象。

“很多人把我描述成‘小默克尔’,或者只是默克尔的延续。”在发表党内胜选感言时,克兰普-卡伦鲍尔明确地否认自己是默克尔的翻版,“但是我以我自己的身份站在这里,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作为一名前内政部长,在这片土地上服务了18年,我懂得领导意味着什么——这种领导力更多地取决于你的内在力量,而不是你说话的声音有多大。”

家常轶事:丈夫下矿

现年56岁的克兰普-卡伦鲍尔出生在萨尔州萨尔河畔的弗尔克林根镇,这个地方与法国接壤,小而多山。

克兰普-卡伦鲍尔生长在一个天主教大家庭,父亲是一名特殊教育教师和校长。她自称书呆子,热爱阅读,从来不敢逃课,养宠物龟,擅长煲牛肉汤。

1982年高中毕业之际,克兰普-卡伦鲍尔曾考虑成为一名教师,但后来决定在特里尔大学和萨兰大学学习政治和法律,并于1990年在萨兰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22岁那年,她与采矿工程师赫尔穆特·卡伦鲍尔结婚。在竞选党内领袖的过程中,克兰普-卡伦鲍尔因在离法国边境仅几公里远的一个小村庄里讲述自己的家常轶事而闻名。她对村民回忆起她的丈夫是如何与土耳其移民一起在矿井下工作的,“在矿井深处,你有多努力工作而不是你的肤色是深是浅,才是最重要的。”她说。

同时,克兰普-卡伦鲍尔对丈夫表示了敬意——她和丈夫育有3个孩子,正是因为丈夫愿意当一名全职父亲,她才能在事业上有所进步。

师生情谊:传承与发展

2017年地方选举获胜后,时任基民盟主席、总理默克尔亲自给这位短发、戴眼镜的政治家送上一束鲜花。克兰普-卡伦鲍尔随后在德国大选后曲折的联合政府谈判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她在马拉松式的会议中表现出的决心和务实赢得了喝彩。

克兰普-卡伦鲍尔的亮眼表现,也说服了默克尔。今年2月,默克尔奖励克兰普-卡伦鲍尔,将其带到柏林担任基民盟秘书长,让她成为该党第二号人物,作为“接班人”培养。

克兰普-卡伦鲍尔表示,她认为没有必要“撤销”默克尔的政治遗产。然而,这位三个孩子的母亲在同性恋婚姻等社会问题上更为保守,并誓言在移民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她赞扬默克尔2015年允许数十万寻求庇护者入境的决定,同时表示需要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来减轻德国人对安全和一体化的担忧,她认为,被定罪的寻求庇护者不仅应该被驱逐出德国,还应该被驱逐出整个欧洲的申根区;她还提出了重新开始服兵役或服一年兵役的想法,以增强社会凝聚力;或许最具争议的是,她反对同性婚姻,同性婚姻2017年在德国合法化,并得到了默克尔的支持。

“我有自己的想法,这导致了与默克尔的冲突。”克兰普-卡伦鲍尔最近告诉《法兰克福汇报》,“但我不会刻意疏远她。”她带着招牌式的忠诚补充道。

广受欢迎:扮演“清洁女工”

克兰普-卡伦鲍尔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政治中度过,从边境小州开启政治生涯,耕耘地方政务30余年。

1981年高中还未毕业之时,她就加入了基民盟,在当地的青年党任职。1984年,她当选为普特林根市议会议员,1985年成为该市基民盟协会主席。2000年,她被任命为萨尔州内政部长,成为德国历史上首名州政府中的女性内政部长。2010年,她进入基民盟全国委员会。

2011年,克兰普-卡伦鲍尔接任萨尔州州长,成为萨尔州政府的第一位女性领导人。上任不到半年,克兰普-卡伦鲍尔就打破州政府中基民盟和自由民主党、绿党的执政联盟关系,提前举行州议会选举并获得胜利,与社会民主党(社民党)共同组成州政府,“魄力”令包括默克尔在内的党内高层刮目相看。

在担任州长7年时间中,克兰普-卡伦鲍尔除管理州事务外,在联邦层面还承担过对法文化交流、外交以及国防事务,并参与了2013年联邦议院选举后基民盟与社民党的组阁谈判,经受了历练。

深耕多年,克兰普-卡伦鲍尔在萨尔州颇受欢迎。作为当地一年一度狂欢节的热心参与者,克兰普-卡伦鲍尔多年来一直装扮成“清洁女工格蕾特”,深受公众喜爱。去年,她再次扮演这个角色,拿着一件罩衫和一把扫帚走上舞台,拿柏林的政治要人开玩笑。

在克兰普-卡伦鲍尔的领导下,基民盟在去年的萨尔州议会选举中获胜,得票率超过40%,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当年,基民盟在全国大选仅赢得32.9%的选票,创下1949年以来的最差成绩,而克兰普-卡伦鲍尔带领的萨尔州成为基民盟灰暗战绩中的一抹亮色。

凝聚团结:整合者

当选基民盟主席以后,克兰普-卡伦鲍尔邀请对手走向台前,以示党内团结。媒体解读,这次党首选举中,克兰普-卡伦鲍尔仅以25票优势胜出,说明基民盟党内分歧不小,团结党内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但苏塞克斯大学专门研究德国问题的政治学教授丹·霍夫(Dan Hough)表示,克兰普-卡伦鲍尔具备政治技巧,能够让基民盟在分裂的竞选后重新团结起来。“她本质上是一个整合者,这种自然倾向将非常有用。克兰普-卡伦鲍尔可能赢得了基民盟领导人的竞选,但她已经热切地希望确保她的对手不会觉得自己输了。”

分析人士预测,克兰普-卡伦鲍尔还很有可能和绿党重新团结起来,重新赢得那些逐渐转向绿党的选民。福尔萨研究所所长曼弗雷德·古尔纳预测,克兰普-卡伦鲍尔将吸引年轻选民支持基民盟,她有能力在明年的关键选举中,将德国东部沉默、失望的多数选民重新拉回投票箱。

“她最大的优势是在萨尔州担任州长期间的政绩。在萨尔州,她领导了一个实验性的广泛联盟,与绿党和亲商业的社会民主党结成联盟,这种结盟技巧在德国四分五裂的政治格局中非常有用。这种搭建桥梁的能力为她赢得了基民盟的最高职位。”古尔纳说。

一些持观望态度的基民盟党员则认为,“只有25票的差距,她不能改变什么。她必须带上其他482名代表,找回基民盟代表的价值观”。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